很乖的安喵酱

开学长弧ing

这是我安喵的大女儿!!!
超喜欢她的说!

见习魔法师卡米尔的故事

☞文章素材版权归凹凸恋与剧组所有
☞素材来源于凹凸恋与剧组七夕活动童话paro
☞已授权
☞先打个广告:凹凸乙女tag最大最正经(沙雕)恋与剧组欢迎您的到来,不定时举行各种paro和活动,角色号任您探索,凹凸恋与剧组门牌号:777179859
☞最后悄咪咪  @咸鱼儿。  小姐~

#此为卡米尔个人向,无cp
#ooc满地都是,注意避雷
#xxj文笔,愿喜
#推荐BGM:尹毓恪《人间慢步》
#如有占tag,非常抱歉
——————
下课了。

身旁的同学收拾好东西后陆续离开了教室,我整理好书册,准备去图书馆查资料。

图书馆内。

“卡米尔,我有话想和你说。”

我拿起一本像砖一样厚的书籍翻阅时,院长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。

我合上书籍,转身看到院长,问:“院长,您想说什么?”

“卡米尔,放下你的功课,去大陆上游历吧。”院长看着我,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“抱歉,我拒绝。我的功课还没有完成。”

“你需要增长你的阅历,让你的眼界更广阔。”

“但是对我来说,长辈的经验更加重要。”

“在大陆上你可以学习到书本上没有的知识。”

最后,我只好放下书籍离开学府,去到大陆各地游历,学习那些书籍上没有记载的知识。

我曾走过荒芜人烟的沙漠,看过剧毒的蝎子在沙漠穿行,也看过长得有些奇怪的仙人掌在沙漠上顽强地生长。

我曾爬过高耸入云的山峰,见证过雏鸟破壳、第一次张开翅膀飞翔的全过程,采摘过千年的灵芝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我将一路的所见所闻写成信寄给院长,想向院长确认,我是否学到了书上没有的智慧,但是院长的每封回信都说,那些最为宝贵的智慧,我还没有领悟到。

一眨眼,寒冬变成了盛夏,我来到了一座村庄,结识了许多活泼可爱的女孩,顺便还收了个徒弟。

听那些女孩说,最近的这几天是一年一度的七夕节。

七夕节?

听到这个节日时,我皱皱眉,随后去翻阅了些古籍。

了解了七夕节是什么后,我打算把一件礼物送给那些可爱的女孩们。

不过……要想实施那个魔法……需要的材料有些难弄。

于是,我去找了那些女孩们,她们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
没过多久,接近夜晚时,就有五个女孩把所有的材料都集齐,交到了我的手中。

为了感谢她们,我决定写一封感谢信给她们。

在我书写完信时,我学到了院长所说的最为宝贵的智慧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《吾之蜜糖,彼之砒霜》No.6

#我来发个文证明我还活着
#cp为正贾,丞正,洁癖慎入❗❗❗
#妖怪昊×人类正×捉妖人丞
#ooc满地都是,注意避雷
#请勿上升,xxj文笔,愿喜

“我认为值得!”

朱正廷抬起头,目光坚定。

范丞丞看着他,脸色凝重:“这个玩笑可不怎么好笑。”

“丞丞,我不是在开玩笑。遇见那个孩子,对我来说,是非常幸运的事。”

“……我不应该干涉你的选择,但是我必须提醒你,妖怪对我们人类来说,同等于定时炸弹,你能确定那个妖怪能够永远不伤害你吗?

朱正廷怔怔,然后回答:“他是个很好很乖的孩子,不会伤害我的。”

范丞丞看着朱正廷,似乎是在思考,良久后,缓缓开口:“算了,你也不是个傻子,你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,我也不会再问下去了。”

随后,一阵沉默。

“时,时间也不早了,丞丞……我们快点出去吧。”朱正廷舔舔干燥的嘴唇,提议道。

“对啊!我们快走吧!”

说完,范丞丞环顾一下四周,然后迈开脚步,大步流星地走向一个方向。

朱正廷见状,连忙跟上去。

“正廷,一定要跟紧我哦,在这种地方走丢的话可不是好事哦。”

“我知,知道了。”

很奇怪,明明朱正廷并不适应和一个陌生人相处,但是这次明显不同,和这位名为范丞丞的捉妖人在一起时,朱正廷感觉到气氛没事想象中的尴尬,反而觉得很轻松。

就像是……认识多年的朋友一样。

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,眼前的景象开始出现一些变化。

原本是一片黑暗的前方,开始慢慢地出现了几丝亮光,到最后,终于走了出来。

朱正廷看了看四周,此刻他和范丞丞身处在离篝火晚会的不远处。

朱正廷张望了一下四周,说道:“那……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……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唉?先、先等等!我再问你件事。”

“什、什么事?”

“你有兴趣成为捉妖人吗?”范丞丞一改之前的语气,变得严肃。

“啊?!成、成为捉妖人?”朱正廷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吓到了,“丞、丞丞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“我当然是认真的。怎么样?要不要考虑一下啊?”范丞丞笑道。

朱正廷连忙摇头,说:“我、我不适合做捉妖人,谢谢你的好意了。”

“哎呀,不要这么着急地拒绝我啊。”范丞丞依然笑眯眯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塞给他,“来日方长,你就慢慢地考虑吧,我随时欢迎你的加入。”

“这……我不能收,我不想做个捉妖人。”

“嗯——先不提正廷你要不要做捉妖人的事,我们现在也算是朋友了,朋友之间总要留个联系方式吧?”

“朋,朋友?我们……现在是朋友了?”

“当然啦!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?”范丞丞大声地回答。

朱正廷看着他,有些不敢相信:“真、真的吗?你、你不会觉得我是个可以看见妖怪的怪人吗?”

范丞丞噗嗤地笑了出来,说:“怎么会呢?正廷你又没疯又不傻,就算你可以看得到妖怪,那又怎样?就因为这一点,我就能认为你是个怪人吗?这什么奇怪的逻辑啊。我就觉得你是个很好的人啊。”

“这、这样吗……”朱正廷听完范丞丞的话,一时语塞。

说实话……朱正廷活了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听人对他说这种话。

朋友……好温暖的词汇啊。

那么这一次,我可以相信你吗?范丞丞?

看着朱正廷的反应,范丞丞想了想,问:“正廷啊,你……应该是从小因为可以看到妖怪的原因被人讨厌吧?”

“呃?这……这个……”朱正廷猛地一怔,“你、你说得很对……”

范丞丞察觉到气氛变得有些微妙,于是很善解人意地沉默了几秒,随后说:“那都是以前的事啦,你也不要总是这样惦记着那些事,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嘛。”

“……我会的。”朱正廷点点头,“那……再见,我要先走了。”

“嗯,再见!”

和范丞丞道完别后,朱正廷寻着远处隐隐约约的火光找到了举行篝火晚会的地点。

现在,篝火晚会正进行的热闹,黄明昊和他的妖怪伙伴们坐在篝火旁喝着果酒聊着天,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笑声。

或许……这才是黄明昊该有的生活方式。

跟着我在城市里生活,是完全错误的。

朱正廷看着远处的黄明昊,心里五味杂陈。

另一边。

“嘿!明昊!我听说你去了人类世界,是不是真的啊!”

“嗝!当,当然啦!”黄明昊打了个嗝,举起酒坛,大声说道,“我可是一个人去的!不许再说我是小孩子了!”

“哇!我还以为你只是随便说说而已,没想到你居然还玩真的了!”

黄明昊嘟起嘴,嚷道:“当然!我黄明昊说到做到!才不会撒谎!”

“对啦明昊哥,先不说人类世界的事,这次你回家之后还会去人类世界嘛?”坐在黄明昊旁边的小狐狸妖怪红着脸问。

“啊?这个嘛……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人类世界啦……但有个人在那里等着我回家呢,我必须要回去才行,要不然那个人会担心的。”

“这样啊——那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——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黄明昊笑着揉揉小狐狸的脑袋,“这可说不准啊,不过我肯定会再回来的。”

“嗯嗯!”

黄明昊仰头再喝了一口果酒,放下酒坛,站起身:“各位!果酒很好喝!我该走啦!有缘再见!”

说完,不顾身边朋友的劝阻,摇摇晃晃地远离篝火。

见黄明昊已经走到离自己的不远处,朱正廷放下心来,小跑上去,抱住随时都会昏倒的黄明昊,说:“明昊,我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
黄明昊在朱正廷的怀里挣扎了一下,喃喃细语:“哥……哥哥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啊……”

“我来找你啊,万一你找不到回家的路怎么办?”朱正廷架起黄明昊,笑着说。

“唔——就知道哥哥最好啦……好像一辈子跟着哥哥呢……”黄明昊傻笑着说道。

朱正廷看着已经神识不清的黄明昊,只是把这句话当做酒后胡言,并没有多么在意:“好啦,我们要回家啦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第二天。

朱正廷打着哈欠开着小电驴来到奶茶店门口,准备开门。

昨晚他带着喝醉的黄明昊回到家里,还没过几分钟,黄明昊就开始耍酒疯,一直闹到半夜两三点才到倒头就睡,带着朱正廷也没有休息好。

朱正廷:有谁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妖怪也会耍酒疯的???

结果到了第二天早上,朱正廷叫黄明昊好几次他都不肯起床,到最后朱正廷只好留了张字条就出门了。

开好门后,朱正廷坐在柜台前,拿出手机时顺带连范丞丞给他的名片也拿了出来。

这是……范丞丞的名片……

犹豫再三后,朱正廷决定打电话给范丞丞。

“你好……我是朱正廷,我们昨天见过的。”

“哦!是正廷呀!怎么啦?是考虑好啦,打算成为捉妖人啦?”

“不,不是……我找你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。”

“哦?好啊!要不我们见面谈谈?”

“啊,当,当然可以,那我发个定位给你,你来找我,可以吗?”

“当然!我马上就到!”

✨✨置个顶~✨✨

这里安喵
是个刚进饭⭕️的小萌新
但已接近半淡圈状态,只专心产cp粮
是个隐藏的akjj
主站正贾正,丞正
对all坤极度过敏‼️‼️‼️
注意避雷❗️❗️❗️

也是个凹凸厨加安吹
瑞金,安雷安重度洁癖‼️‼️‼️
也偶尔吃和产凯柠,嘉凯,丹秋
偶尔会产凹凸乙女

欢迎各位小姐姐来勾搭~
安喵很好说话哒哟!
八月二十六日开学后会长弧三四个月,取关随意。

quasi-stationary front:

太沙雕了,封面瑞哥太有魅力了!

橙色毒汁君:

凹凸世界沙雕舞台剧正片
《我们仍未记住那天搞事的芦荟叫什么名字》

实在是太沙雕了 慎入
b站:av26594485
(lof不知道为啥转不了视频 跟团锅两个人试了好几次

突然很想写凹凸和家教的乙女向……可是还有很多的瑞金和正贾坑等着我填……而且最近又到了瓶颈期……我干嘛这么作死……【生无可恋+哭唧唧】

不知不觉破20fo啦!真是可喜可贺!👏👏👏
在某位朋友的热情建议下,安喵酱(作者本人)决定20fo的福利就是点梗!

目前呢,安喵酱能接受和产粮的西皮可以分为两大类:

土偶:贾正贾,丞正,长得俊,贾农,星鬼,洋灵,卜岳

凹凸:安雷安,瑞金,凯柠,丹秋,嘉凯,嘉紫,卡埃

以上这些西皮安喵酱都可以产粮,欢迎各位小姐姐尽管私信给安喵酱或者在下面评论哦~(悄悄告诉大家,其实安喵酱很好勾搭的。)

【贾正】【丞正】《吾之蜜糖,彼之砒霜》No.5

#大三角上线预警‼️洁癖慎入‼️
#ooc满地都是
#xxj文笔,愿喜
#花妖贾×人类正×除妖师丞

“哥哥,明天晚上你能陪我去个地方吗?”

等朱正廷吃完午饭后,黄明昊眨着眼睛问。

朱正廷收拾好空饭盒,不答反问:“去什么地方啊?”

黄明昊挠挠头,回答道:“明天晚上在我家乡有一个篝火晚会,哥哥你要不要和我去玩啊?超——级好玩的哦。”

“嗯?那不就……全是妖怪了吗?”

“对呀。”

朱正廷咽了咽口水,猛摇头:“我不要,我可不想被身边全是妖怪,你自己去吧。”

“可是我想和哥哥一起去。”黄明昊嘟起嘴,撒娇道,“就这一次嘛~可以吗?”

朱正廷坚决地摇摇头,说:“不行。要去的话你自己去吧。”

对妖怪,朱正廷还是很恐惧和警惕。

这是一时不能改变的状况。

见朱正廷的态度这么坚决,黄明昊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好撇撇嘴:“那好吧,我自己去好了。”

以前在家乡时,黄明昊最喜欢的活动就是每年一次的篝火晚会,每次都会玩到很晚,即使不能喝酒。

但是这一次没有朱正廷的陪伴,黄明昊总觉得少了什么。

“明昊,你家乡在哪里啊?”

“啊?我家啊……就在这附近的z山上。怎么了,哥哥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次日。
“哥哥,我先去玩了啊!”

“嗯,早点回来。”

朱正廷坐在沙发上,看着手机上的z山的导航,若有所思。

晚上九点。

朱正廷化好妆,戴上妖怪模样的面具,顺着火光的来源找到了举行篝火晚会的地点。

关于为什么朱正廷会出现在这里,其实他本人也不是很清楚,只是他觉得自己非去不可。

什么时候,他变得不像以前的自己了。

真奇怪。

而此时,在朱正廷的不远处,一大群长相各异的妖怪围坐在一大堆篝火旁喝着酒,唱着歌,好不热闹。其中就包括朱正廷牵挂的黄明昊。

不得不说,这是朱正廷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妖怪。

朱正廷看着黄明昊那灿烂的笑容,想走上去,可是双手和双脚都不听使唤,一直在发颤,手心和后背全是冷汗。

万一,这群妖怪发现了他,把他吃得连渣都不剩……

朱正廷想想都觉得恐怖。

忽然,几个已经喝醉了的妖怪在不经意回头间看到了朱正廷,便笑着招手:“伙计!一起来玩吧!别躲着了!我们酿的酒可好喝了!”

朱正廷一惊,转过身,像疯了一样冲向森林深处。

“哇!”
不知道跑了多远,朱正廷突然被地上的一块小石头绊倒在地,猛地栽在地上,脑袋狠狠地撞到了地面。

“不、不要啊……不要吃了我啊……不要再缠着我了啊……”

朱正廷趴在地上,肩膀微微地颤抖着,喃喃自语。

过了半晌,他才感到从身体各处传来的阵阵疼痛。

“呃……”

朱正廷试着去活动一下四肢,但是他这一跤摔得太严重了,他每动一下,疼痛感就如潮水猛兽般袭来。

唔……动、动不了了。

他咬着银牙忍受着疼痛,一滴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流下。

右腿的膝盖应该擦破了皮……右臂也好像有点脱臼了……

朱正廷心想。

那……这里又是什么地方?

他吃力抬起头,环视了一下四周。

这里似乎是这座森林的深处,直径近五米的树冠完全遮挡住了天空,没有一点光透进来,让这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身处在这里,让朱正廷感到有一点毛骨悚然。

天……我怎么会跑到这种鬼地方来啊……算了……还是先想办法站起来,然后逃出这个鬼地方吧。

朱正廷想思索着,试着去活动左手和左腿。

还好,还可以动。

用左手撑地,然后用力一撑,身子翻了过来,再腰部一用力,终于坐了起来。

朱正廷喘口气,再勉强站了起来。

呼——还好可以站起来。接下来就一鼓作气……

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一簇草丛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断了朱正廷的思考。

嗯?!有东西!

朱正廷暗暗一惊,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,缓缓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一截树枝和几块石头,用来防身。

草丛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,朱正廷的心跳也随着声音的增强愈来愈快。

反正出现在这地方的,十有八九是妖怪。

当然如果是那些毫无攻击性的低级妖怪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反之,要是那种攻击性极强的高级妖怪,朱正廷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。

经过将近三分钟的煎熬,从草丛里走出来的是一位年龄大约是十八或者十九的少年。

问题来了,这位少年是人类,还是妖怪?

“你、你是谁?”

朱正廷连忙退后几步,眼神充满了警惕。

“啊?我是谁?”少年看着他,回答,“你猜。”

“……”朱正廷张了张嘴,想说些什么,那位少年却一个箭步冲上来,紧紧扼住朱正廷的脖子,猛地把他推到一棵树前,朱正廷的后背狠狠地撞到树干上,发出“砰!”的响声。

“居然还问我是谁,”少年看着他,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,“倒是你,以为换了个样子我就认不出来了吗?太天真了吧。”

他是人类。

这位少年手掌传来的温度上看,朱正廷可以判断出来。

“呃……”朱正廷张了张嘴,说不出话来,呼吸越来越困难。

这、这男的究竟想干什么啊?!

“诶,等等。”少年忽然想起来什么,凑上来闻闻朱正廷的味道,“等、等等!你你
、你是人啊?!”

朱正廷轻轻点了点头,此时此刻他感到他的脖子快断掉了。

少年连忙松开手,满脸愧疚地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啊。我刚才太大意了,你、你没事吧?”

“咳咳……咳……”朱正廷瘫软在地上,呼吸紧促,像一条濒临死亡的鱼回到水中。

“你、你没事吧?”少年蹲在他身边,关切地问,“这、这位小哥,你还好吧?”

朱正廷扭头看看他,实在是无力吐槽了:“没……没事,让我休息会儿就可以了。”

“诶,你的膝盖怎么了?是刚才不小心摔跤弄的吗?”少年注意到了他的膝盖,问。

“嗯。”

“小哥你先不要动哈,我这里有绷带、酒精和医用棉花,先帮你简单处理一下。”说着,少年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大堆东西,“你这伤口流血了,必须快点包扎,要不然会引妖怪来的。”

说完,开始替朱正廷处理伤口。

朱正廷看着他熟练的动作,问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?我叫范丞丞,你可以叫我丞丞。”少年抬头爽朗一笑。

“你好,丞丞。我叫朱正廷,你可以叫我正廷。”朱正廷看着他,继续追问,“丞丞,你是干什么的?为什么……会来这里?”

从刚才范丞丞的话中可以看出来,他和妖怪一定有什么联系。

范丞丞想了想,不答反问:“正廷,你也可以看到妖怪,对吧?”

“呃?对。”

“那就好。我呢,是一位除妖人,听说今晚在这座山上会举行一场妖怪的篝火晚会,闲着没事干就来凑凑热闹,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比较危险的妖怪。”范丞丞开始唠嗑起来,“这不,刚才我就在追一个妖怪,追着追着就来到这里了,然后嘞,我就误以为你是那个妖怪,所以才会这样对你。实在是不好意思哈。”

朱正廷怔了怔,随后连忙说:“都说了我已经没事了,你也就不再道歉了。话说……你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吗?”

范丞丞包扎好伤口,自信满满地回答:“当然知道!要不我带你出去吧!你一个人在这里很容易被妖怪袭击的!”

“那、那就谢谢你了。”

“不用谢不用谢!”范丞丞豪迈地摆摆手,“诶对了,正廷,你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啊?”

“我来找我的朋友。”朱正廷回答,“他来这里参加篝火晚会。”

范丞丞点了点头,随即反应过来,连忙问:“等、等下!难道你朋友是个妖怪吗?”

朱正廷看着他,没有吭声。

他不会说慌,只能以沉默回答。

见他不出声,范丞丞有些急了:“正廷,你快点回答我呀,别不说话呀。”

“……”朱正廷眨眨眼,只好如实回答,“没错,我那个朋友是个妖怪。”

“什、什么?”范丞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你为了一个妖怪,独自一人来到这么危险的地方?难道你没有想过自己一旦被那些妖怪发现的话是什么样的下场吗?”

“我当然想过这个问题啊。”朱正廷扭过头,不想和范丞丞对视,“现在也不早了,我们快点走出去吧。”

说完,他有些勉强地站起来。

“那你出去后,又要去干什么?”范丞丞问。

“当然是去找我朋友啊。”

范丞丞眉头一皱,问:“你为了一个妖怪这么做,值得吗?”

……对啊,我这样做真的……值得吗?

朱正廷身子一僵。

可是……那个孩子真的和其他妖怪不一样。

这样子想,朱正廷的脑海里浮现出黄明昊的笑容。

他是第一个完全相信我、依赖我的妖怪啊。

我也想试着,去相信妖怪。


《无终》(下)

#正在爆肝的边缘试探
#似乎当个高产的作者也不错
#ooc满地都是,勿上升
#格瑞视角
#愿喜

一天,母亲来探病时,我问她:“妈妈,住在我身后病房的人……是谁啊?”

“哦?你是说住在你身后病房的病人?”母亲沉思一会,回答,“我听护士说,那个病人才比你小两岁,好像……叫金来着。”

“那个叫金的孩子,是因为白血病住进来的,已经在这里大半年了,但病情一直不见好转,还有恶化的趋势。和他住进来的还有他的姐姐,但好像熬不过一个月就去世了。”

“我还听人说啊,金的精神上有些问题,自从住院以来就一直在想着如何逃出医院,但都被抓回来了……他身上全是自己抓的伤口,反正看着就是很吓人……”

母亲顿了顿,继续说下去:“唉——金这个孩子这么小就要经历这些事情,真是命苦啊。”

我没有吭声,低着头,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噎着了似的,难受到要死,双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被单,因为太用力而指节发白。

连母亲出去了,我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直到,有热泪落下。
我才回过神来,捂着脸,低声抽泣。

我无法想象那个阳光开朗的金满身伤痕的模样。

金,是我的珍宝啊。
神啊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的珍宝呢?
为什么要他遭受这样的命运啊?

“呐~格瑞~你醒了吗?”
就在这时,金沙哑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来。

我一惊,手忙脚乱地擦干眼泪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:“嗯?怎、怎么了?金?”

“格瑞,你是不是很久都没有出过病房了啊?”

“……对啊。”

“这样啊,那格瑞你肯定很无聊吧~不如……我们一起逃出去,好不好?没人会知道的~我们一起逃出去,再也不回来了,好吗?”

我没有回答,只是沉默。

“格瑞,好不好?我们逃出去之后就永远在一起,好吗?”

我还是没有回答。

“格瑞?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

“格瑞?你、你怎么了?”

见我没吭声,金开始慌了。

“……金,答应我。”

“什、什么?”

“等我痊愈了,我一定带你走出这里。所以不要死,好吗?”

你不要死。

金怔了怔,然后回答,语气坚定:“嗯!我答应你!等格瑞你病好了之后,就要带我出去玩哦!不许反悔哦!”

“嗯,我一定会带你出去,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

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约定。

我一定会把它实现的。

一周后。

最近不知道为什么,金忽然变得很嗜睡,一天24小时最少有11个小时在睡觉,就算醒来后也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
估计是病情有好转了吧。

我猜想。

因此,我都会在金想睡觉的时候讲一、两篇他喜欢的童话故事,让他可以更快地进入梦乡。

而我的病情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恶化,除了先天性心脏病,又患了什么怪病,病因不明,但我可以感觉到我的生命正在被逐渐蚕食。

当然,这些事情金并不知道。

讲完一个故事,金已经沉沉地睡去,隔着墙我都可以听到他的鼾声。

金,做个好梦吧。

我这样想着,闭上眼睛,逐渐睡着。

这次,我睡得很熟,有点永远不会再醒来的感觉。

当然,这只是感觉而已,并没有发生。

我还没有带金出去,决不会死。

这念头,竟比活下去还要强烈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吃力地睁开眼,看到了守在床边的母亲,便问:“妈妈,我……睡了多久?”

母亲看见我醒了,起身抚摸我的脸:“你醒啦?你已经睡了两天了,口渴吗?饿吗?”

我摇摇头,回答:“我不口渴,也不饿。妈妈,我……我想和住在我身后病房的孩子出去走走,好吗?”

我知道我的日子不多了,我就想在临终前实现我和金的约定。

不过,永远在一起的约定,可能不能会实现了。

母亲一怔,支吾了半天,最后才说:“你说的是那个金吗?他……在一天前就……因为病情突然恶化,去世了。”

“……”
我愣在了原地,回不过神来。

金死了。

这是个笑话吧。
今天应该是愚人节吧。
对吧?

我猛地坐起来,转身开始捶墙,用尽全身气力大声喊:“金!金!你听得到吗!回答我啊!我是格瑞!你在吗!快回答我啊!”

身后的一片寂静已回答了我:金已经不在了。

开什么玩笑!

金……金他……怎么会……死呢?

突然,我的心猛地停了一下。

与以前不同,我的心没有恢复跳动,而是完全停了下来。

我跌落在病床上,我的视线慢慢地变得模糊,意识逐渐消失,耳边传来母亲的哭喊声,我缓缓闭上双眼……

对不起啊,金。明明之前还信誓当当地说要带你出去。

可是现在,我食言了。

你应该……会很失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——

《吾之蜜糖,彼之砒霜》番外1

#这段时间都在备考,所以没有周更,抱歉啦
#恭喜你捕捉到了一个野生的番外
#黄明昊视角
#ooc满地都是,勿上升,愿喜
#小学生文笔

我叫黄明昊。

我没有父母,听树精爷爷说,我原本是一朵很小很小的鸢尾花,没有神识,但是却因为可以吸收天地之精华,才能化成妖怪。

唔,就和人类传说之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差不多。

但是我并没有像孙悟空那样拥有毁天灭地的本事,我唯一的本领就是能够在任何地方随时随地开出鸢尾花。

呃……就感觉自己挺弱的。

我一直都很好奇,树精爷爷口中的人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。于是,在某一天,我孤身一人来到了人类世界。

但是我却发现,人类这种生物完全看不到我,听不到我的声音。

当我在一些人面前大声地叫,企图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可他们都是专注于做自己的事,把我当成空气。

比起以前在家乡里每天都人陪我玩、说话,这种生活对我来说太过于无聊了些。

在人类的街道上不知道走了多久,我抬头看看天,已经是晚上了。

我猜,这个时候在家乡的小伙伴正在围在树精爷爷身边听故事。

而我,却要孤零零地在人类世界过夜。

我想家了,想回家里去。可是现在已经天黑了,我不敢走夜路,怕被比我强的妖怪给生吞。

所以,我只能明天再回家了。

走了一天,我已经很累了,双腿像灌了铅一样,迈不动了。

我蹲在一间店的门口,以求短暂的休息,把头埋在膝盖间,有点想哭。

不行!黄明昊,你不能哭!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!
男子汉是不能哭的!

突然,一个声音在我身边响起:“你好,我要关门了,你可以让开一下吗?”

我一惊,抬头一看,是一位长得超好看的哥哥。

这位哥哥长得真好看啊,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外貌,就、就是很好看,让我想一直看着他的脸。

在那一瞬间,我感觉自己的心小鹿乱撞了一下。

“……”我努力克制住流口水的冲动,嘴角勾起一丝微笑,“你可以看到我吗?”

眼前的哥哥点点头:“嗯。你可以让一下吗?”

与此同时,我发现这位哥哥居然有影子。

那……他是人类咯?

太、太好了!终、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看得到我的人类了!还是个超好看的哥哥!

我激动得快要哭了。

“我叫黄明昊,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站起来,眼睛笑成一条缝。

“朱正廷。”这位哥哥似乎很抵触我,皱皱他好看的眉毛,警惕地往后退了几步。

啊?为、为什么要退后啊?难道我长得很难看吗?还、还是这位哥哥讨厌我吗?

“哥哥,你是在讨厌我吗?”我嘟起嘴,委屈地问。

叫做朱正廷的哥哥明显一怔,连忙解释:“不是的。我没有讨厌你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朱正廷一时语塞:“呃……”

没有回答,那就是默认了讨厌我。哪怕他说不是。

嘛,算了。我迟早会让你喜欢我的!

在我的认知里,讨厌的反义词是喜欢。

“哥哥,你喜欢鸢尾花吗?”我笑问。

喜欢鸢尾花,那就一定会喜欢上我的!

毕竟我是鸢尾花之子嘛~

“还行吧。”

正合我意!

我得意一笑,伸出手,一朵深蓝色的鸢尾花就盛开在我的手心:“喜欢吗?可以送给哥哥你哦~”

朱正廷接过鸢尾花,小声说:“谢、谢谢你。”

我忽然想到了什么,凑到他跟前,笑眯眯地说:“既然哥哥你收下了我的花,那哥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哦~”

“什、什么事?”

“你带我回家,好吗?”

这位哥哥真是温柔啊,浑身都散发着温暖,让我想跟着他一辈子,怎么都不会离开。

就……想和他在一起一辈子。

这就是“喜欢”吗?

感觉真好啊。

“什、什么?!别开玩笑了!”

“我没有开玩笑啊,我想和哥哥你回家~”

“为、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喜欢哥哥你呀~”

喜欢一个人就大声说出来,这点我是知道的哦。

所以啊,哥哥,我黄明昊这辈子都会跟着你的哦。